深夜爽爽动态图无遮无挡

ps:感谢8-11的月票支持,谢谢大家~~~

“不管怎么样,还是需要潜入到这个小院中,进行侦查一番,才能够确认各种细节!”

高飞和凤凰女商量了片刻,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不过,如何才能在不惊动对手的情况下,进入到小院中,却成为一件很为难的事情。

“还是采用老办法,让这一片区域都立刻变成暗黑世界!”

高飞拿出手机,轻车熟路地又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很快,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在哥谭市银行某个不记名账户中的存款支出了八万美元,而十分钟后,这个独立小院所在的一片街区,开始全部停电,所有房屋都变得一片漆黑。

“这么冷的冬天,突然还停电,这不是要冻死人吗?”

“是啊!幸好天色马上就要亮起来,要不然,起来做饭都看不清周围的厨具。”

“这次停电也不事先说一声,太可恶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一个穷人待的贫民区,停电停水还不是家常便饭,只要过一会恢复供电,就已经是惊喜……”

一阵细微的议论声在许多房间里响起来,这些人都需要起早床工作谋生,很快就发现了家中停电的状况。

借着黎明前的黑暗,高飞和琴.格蕾来到了独立小院的外墙,然后高飞作为基底,和琴搭了个人墙。将她送到了独立小院内部,过了两分钟,琴在院子里面打开院门。将高飞给放了进去。

小院中异常安静,连一丝生物的声音都没有,高飞和凤凰女都戴上了防毒面具,然后开始走向院子中间的三层小楼。这栋小楼建的非常简陋,但是密布在小楼各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提示两人这个地方并不简单。

看到高飞轻松地用别针撬开了小楼的铁门,凤凰女正准备迈步进入楼房中。却被高飞一把拉住了手臂。

“怎么回事?”凤凰女愕然回头,只见高飞摇摇头。然后用手指了指楼房中的一个隐蔽位置。那里,一台只有米粒大小的红灯正在不断闪烁,原来是一台用蓄电池供电的微型热成像摄像头。

凤凰女脸上的冷汗立刻流了下来:“这里竟然还隐藏着这个东西?躲在楼房中的敌人,实在是太谨慎!”

高飞从身后的地面上。捧起了一大堆白雪,然后揉成了几个雪团,丢掷在这个热成像摄像头的周围,很快,冰雪融化产生的低温环境,让热成像装置暂时失去了灵敏度,而高飞则带着凤凰女,趁着这个空隙,飞快地来到了楼房的地下室中。

既然病毒有一部分渗入到土壤中。那么,存储t-b病毒的地方,很可能就是低于地面以下的位置。所以高飞没有前往楼房的二层和三层,而是首先选择了楼房的地下室。

地下室面积并不大,也就二十多平方米,堆放着一些生活杂物,看起来和一般的家庭地下室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因为有病毒检测仪的帮助。高飞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被隐藏在旧家具下方的洞口。

“这个密洞中已经发生了t-b病毒泄露事故,现在洞口空气中的病毒含量。足够让正常人感染成为丧尸!”

高飞看着检测仪上的测试数据,表情沉重,对凤凰女建议道:“这里病毒的浓度还在不断上升!显然里面的病毒存储数量不少,而且已经失去了控制。你还是赶紧去通知教学楼和周围的居民吧!让他们赶紧撤离到其它的地方。”

“我尽力去做,但是不知道效果好不好?”琴.格蕾有些为难:“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大家都困乏的时刻,教学楼中的变种人还好说,毕竟他们有些人都见到过丧尸,知道这种病毒的厉害。但是大部分普通人,还是会把我们的劝告当成是恶作剧。”

“那就能说动一个算一个吧!我也让古姆动员起来,争取多让一些居民离开这个地域。”高飞看了看凤凰女,也提醒了她一句:“按照病毒的这种发散速度,最多不超过五小时,这附近五百米的区域,都会突破丧尸化的临界点,你千万不要再回到这个地方!”

凤凰女没有想到高飞竟然如此关心自己,迷人的眼睛深处,泛起了点点波光,她的外表看起来高傲冷漠,实际上内心很单纯脆弱,很容易受到外界各种因素的影响。此时,高飞随意几句关心的言语,让凤凰女立刻对他有了一种微妙的好感。

“我先去通知教学楼的人,让他们帮我动员周围居民离开这个地区。说实在的,这个地方,我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说到这里,琴.格蕾迟疑了一下,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按照我们的约定,小丑,你可要把我带出这座城市,我非常讨厌哥谭市这样的环境。”

高飞很理解凤凰女的这种心理,哥谭市的氛围就如同它常年不变的阴郁天气一样,令人窒息。

在这个城市中生活,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街头小巷,时刻都会发生黑帮混战,或者是各种暴力案件。如同蛛网一样的城市下水道中,不少横死的人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静静地散落在肮脏的淤泥中。

“当然,我说的话,绝对有信誉!”

高飞看着琴.格蕾那充满期望的眼神,很肯定地答复:“明天,我就准备暂时离开哥谭市,你可以和我一齐走。”

“太好了!”琴的脸上出现了甜美的微笑,虽然她的年龄已经二十几岁,但是这种笑容天真无邪,就如同一个单纯的女孩。这就是凤凰女的性格特质,她是一个双重人格,兼具理性与感性,天真与邪恶,让人很难把握。

看到琴这种兼具成熟女性与纯美萝莉的气质,高飞心神一荡,忍不住有了调戏她一下的冲动。他故意用色迷迷的口气说道:“带你走,当然是没问题,不过,可不要忘记了你自己的承诺!我还等着一个合适的时间,来兑现你的决定。”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两人还戴着防毒面具,琴依然被高飞的语气给吓了一跳,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然后又觉得自己这样胆怯很不应该,于是她重新上前两步,大声啐道:“小丑,你果然是个厚脸皮的家伙,这种话,你能随便问别人吗?你放心,就算你是个又老又丑的老头,我也会陪你的!”

“ok,ok,算我错了……”高飞看到凤凰女真的有些怒了,赶紧避开其锋芒,就在此时,他手中的病毒检测仪发出了急促闪动的红光,测试出的数据也瞬间增加了两三倍以上。

“糟糕!难道是洞中储存的病毒又发生了新的泄露,如果是这样的话,病毒扩散如此来势凶猛,根本不需要五小时的时间,一两个钟头就会达到临界点,周围几百米之内,会开始成为一处病毒感染源。”(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