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

非玦不但没有对韦虞潋这种没大没小的态度生气,反而是“哈哈”大笑了几声。“我还以为逸云那小子被吓傻了,才病急乱投医,找到了你。”

韦虞潋静静听完,听到最后一句,也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平静的看着非玦圣者,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所以,就只有这些那么,羽林便先告辞了。”韦虞潋见那白胡子老头还想卖关子,懒得理他,有事就说,不说拉倒自己忙着呢

“这么说,你是承认你知道那小子在哪喽”韦虞潋停下还没来得及提起的脚步,“所以呢,你想去告诉谁呢”看上去虽然很不在意,话语里却夹杂着半分慌乱。心中也是警钟长鸣,怎么就着了道儿呢

“圣者不是早就知道他被我藏起来了当初不说出来,现在,我可也是不知道他在哪了呢”好吧,当初你看出来了不说,现在我死不承认,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韦虞潋有点无赖的想。

“好好不错不错怪不得逸云会找上你这个废物”非玦也不生气,反而拍手称快说出来的话虽然不是那么的好听,连废物都出来了,不过韦虞潋就像没听到一般,嘴角依旧扬起,脸上的笑意不减。

大笑过后,便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韦虞潋一动不动的看着非玦圣者,并没有说话的打算,而非玦圣者也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的反应,楞在了那。

沉寂过后,非玦圣者才是讷讷开口,“我呸那个兔崽子跟老子说韦家的小少爷是个废物的”在人前那样的一个洁身自好,为人师表,那样的一个让人尊敬的人,这种情况下,居然爆粗口

但就是这么诡异的情况也没有调动韦虞潋一点点的好奇,爆粗口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她这些天混在佣兵群里,听的最多的就是脏话了,这时候听到,很正常,不是吗

眼看着那诡异额气氛即将延续下去,韦虞潋害怕祸从口出,谁高兴和这些老成精了的人绕圈圈啊非玦也是对韦虞潋刮目相看,这哪里是废物的样子那些自命不凡的韦家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看这小子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逸云藏起来,就知道她不简单了。至少自己是没办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受了重伤的逸云送出那么远,远到自己探查不到他的存在。又有那个废物敢为了一只魔兽,只身面对一头恶龙的最让人怀疑的是,她遭到了冰龙的精神攻击后,立刻就晕了,而不是像其他遇到精神攻击的人一般死去

“看来是闻名不如见面,都说是废物,现在看来,我那徒儿眼光还不错,挑了一个跟他一样胆大的。”非玦

------题外话------

最近因为刚开学的原因,字数有点少,还请见谅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