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秦箫表面看着温文儒雅,实际却是腹黑的很。两人之所以成为朋友也属是同类欣赏吧,分明都不是什么好人,却装的一副自己绝不是坏人的模样。

秦箫还是笑的一脸无害。却只有自个儿心里清楚。他很欣赏慕容染月,所以乐意交这个朋友,既是朋友两肋插刀又何妨,但是朋友的朋友却不一定了。若方才慕容染月扶出来的人是别人,就算伤的要死了他也不会出手相救。只是没料到是月风歌。这小子竟然跑到了辛族,还是为了保护慕容染月而来的。

“好了,好了,不与你开玩笑了。只是…你为何告诉要她独孤夜浠收掌一事?”边说秦箫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抿,抬手之间尽显儒雅。他可是为了他这个朋友不惜做了一回‘梁上君子’偷听啊。哀叹他这朋友实在做的太操心啊。放下茶杯继而说道“现在她去找独孤夜浠了,瞧你这一脸落寞哀怨的样子。装大度是要代价的。”

听完秦箫的话,月风歌不住表示赞同啊。可是怎么办呢,他话已经说了,人也已经去找独孤夜浠了…

猛然想起一事,挑眉问秦箫“你又何尝不是在装大度?”说这话还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一脸笑容的秦箫瞬间脸色暗了几分,感叹道“这情况岂是一样?楼儿的心里只有那人,我倒是想开口留她,怎奈是楼儿连半分机会都不给我。而你,却有着大好机会不把握。如今慕容染月因为孩子的事和独孤夜浠产生了隔阂,你又为她千里保护到辛族,她现在都主动留下照顾你了,你倒好。你确定不争取一下?”

秦箫还真不是表面看的那样温文尔雅、寡言少语之人。这会儿在月风歌面前完全成了一个话痨。

眼见月风歌不说话,秦箫顿时一惊“月风歌,你不会是缺心眼吧?”

“许久不见,你讲话也是越来越欠抽了。”抓住了秦箫话中的关键,月风歌一张妖魅的脸上风华万千,双眸露出了诡异的一笑,忽而又眯了眯“你说她和独孤夜浠产生了隔阂?因为孩子?”

秦箫自然不会瞒着月风歌,便一一解释了。

果然听完秦箫的话月风歌的一双桃花眼里燃起了浓浓的怒焰,银灰色的瞳孔甚至渐渐泛红,挥洒不去。一手握着*沿只*板听咯咯吱吱,是木头一点点被挤压又临近崩裂的声音。

秦箫一看暗叫不好,连忙握住月风歌的手腕,将他的力道缓和,有些不悦“看来我帮你疗伤后好的还真挺快啊。”

对上秦箫的视线,月风歌缓缓松开了抓着*沿的大掌,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呵。认识月风歌六年之久,这样的月风歌他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见识呢。让一贯轻浮*的月风歌变成了情种,慕容染月还真是了不得啊。“我就说吧,你那个小师妹青什么的…好像是清冷的吧,你对她绝对不是爱,只是长年累月的习惯罢了。就是当初独孤夜浠要娶那个清冷,也不见你这般。旁观者,吾清啊。”

闻言月风歌垂下眼帘,兀自陷入了深思。

自从他知道自己爱上慕容染月,他就明白了他对清冷的感情并非是爱。因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所以只是习惯她在身边而已。因为他从小和独孤夜浠一见面就掐,所以看到清冷和独孤夜浠在一起,他会觉得是自己的东西被抢了。

直到…他爱上慕容染月,才逐渐明白,爱并不是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的感觉,而是已经烙印在骨血里的印记,连筋带骨的被剜去。那是一种明明痛到要窒息却又无法喊痛的绝望。会想要强行将她占为己有,却在她眼泪溢出的时候,深深的自责懊恼。是一边想要抓住她,一边又生怕弄疼她的纠结撕扯。

然而,就在几个时辰前,站在悬崖边的她摇摇欲坠。他好怕好怕,怕风太大,怕她失足,短短的瞬间他几乎觉得有数千年漫长。看着她为了抓住面纱,就要掉下悬崖的那一刻,他的心也失去了疼痛的知觉。只知道,若是抓不住她,那么,他就去陪她。

他想,他一定是疯了。

另一边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走不了几步就到了主屋。今晚独孤夜浠就是休息在此的。

屋内还有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窗忽明忽暗的跳跃。见离正在门口守着,那就肯定独孤夜浠一定在里面了。

他会为了怕她受伤,而宁可收掌自伤?他会么?她认识的独孤夜浠真的会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又何其忍心不要他们的骨肉?

衣袖下双手颤抖不止,泪水似要夺眶而出,却生生被她忍了回去。紧闭双目哽咽的吞了吞口水,以压制激动的情绪。

一步一步靠近门口,目光紧锁着门缝中最亮的一丝光,问道“他在里面?”

离在见到她时,神色极快的闪了闪,很快余光接到了碧青的暗示。冷冷的回到“回王妃,是的。”说着,身体已经拦在慕容染月前方,阻止她进屋。

“让开。”瞥了眼离,又向前一步。

“王妃,王爷吩咐,今夜不见任何人。”离没有因为慕容染月的逼近而退让,只是微微低着头不敢去对上她的视线。

“如果本妃非要进去不可呢?”眼帘微抬,长长的睫毛优雅的扇了扇。语气变格外坚定。

“请王妃不要让属下为难。”

“为难?”慕容染月扬唇而笑道“看来今天你是为难定了。”

说罢一步步朝门口走去,离却只是步步后退,并没有别的动作阻止她。直到慕容染月距门口只有一步之遥,伸手就要推门,只听‘吱呀’一声,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逆着光,独孤夜浠的表情看的有些模糊,声音却格外清晰“都退下。”低沉的声音,不容置疑的命令。

“是,属下告退。”三人齐声应下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黑暗中。

感觉到三人都隐藏在了暗处,不会让任何人再靠近厢房,独孤夜浠的目光渐渐放柔“染儿,进来吧。”

本就是要来找他的所以没有拒绝直接迈步就进了屋。

进屋后慕容染月习惯性的要理理自己的衣裙,在抬手挥去衣襟的灰土时,只觉得腰间一紧,被一双有力的臂膀从后抱住。手臂的力道控制的刚好,让她无法挣脱,却丝毫不会觉得勒的紧或是呼吸困难。

她当然知道一定是独孤夜浠,只是突如其来的动作真吓了她一跳,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你干什么?”

可独孤夜浠对她的怒意恍若不知,依然将她死死的环抱着,微微弯腰下颌正好搁在她的肩上。脑袋稍往右侧了侧,微凉的薄唇在她劲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嘴角勾勒出一抹满足的笑容,贪恋的嗅着她身上的馨香。

“你…快放开我…”从他唇边呼出的温热气息在她脖颈处环绕,惹得她有些羞恼。

感觉怀里的人身子有些发颤,他的手臂不觉加重了力道的去抱住她。对她的‘抗议’充耳不闻。

唇从她的颈间挪开,移到她小巧的耳垂边,轻轻的啄了下,觉得意犹未尽,舌尖灵巧的探出,轻易将她的耳垂含没,牙齿有意无意的咬几下。

“嗯~”浑身一震,脚下突然发软,身子微微下滑。她的后背与他的胸膛因此更加紧密的贴合。

她的一声低吟让他犹如被肯定了一般,索取的动作透着更加卖力的兴奋。只是这一声在她自己听来,实在不堪入耳,瞬间把她飘远的意志拉了回来“独孤夜浠…”切齿的含着他的名字,告诉他,她生气了。

即使她如何挣扎,独孤夜浠的手臂实在太有力道,她根本无法摆脱。挣扎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用。

清晰的感觉到独孤夜浠的呼吸在变沉重,从一开始的轻啄几下已经深入到‘吻’。

因她一直咬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发出*。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他的吻开始越发用力,甚至会弄痛她。

她开始有些着急,身子不停地晃扭想要试图逃离他的束缚“你…不要…”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耳畔传来一声浓烈的低吼,那是和她身体摩擦后一股强烈的电流灌入让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他的呼吸也逐渐紊乱,呼出的气息弥漫了*的味道。

忽然,她的双脚一轻,整个人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惊呼一声后双臂本能的去搂住他的脖子,以防自己不会掉下去。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两步三步人就已经被抱上榻了。

脑袋不小心磕在*板上有些嗡嗡作响,等她好不容易消除了疼痛愤怒的看向他,唇微启却没有发出声。她看了他眼眸里散发的*,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连忙想要阻止“独孤…”

才说了两个字,她的唇就被他封住,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唔唔的轻吟。双手胡乱的去推开覆盖在她身上的人,只是,当她柔软的手掌去推攘他结实的胸膛时,才知道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题外话:

亲们喜欢吗~小雨已别无他求,亲们爱看就好~么么哒~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