仈灰系列小说

“这又关檀凡什么事?行了,毋须多说,我心中自有分寸。”夏紫熏脸色有些许难堪,平复了复杂的心绪才道:“这无垢城你还没来过,我带你四处看看吧。”

霍健华见夏紫熏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无奈地摇头。道:“那还请上仙带路。”

二人徐徐踱步于无垢宫,只是却相对无言,无垢不愧是天下最富有的城主,连地面都是玉石铺制而成,走过了玉石路,霍健华与夏紫熏不知不觉来到了大.片都是奇花异草的地方,面前百花齐争艳,万紫千红的花色绕池水而盛放,闭眸轻嗅,甜腻的花香扑面而来。

“没想到无垢上仙还爱摆.弄花草。”霍健华道。

“像这种花圃,无垢宫每隔一段距离便会出现,无垢他收集了天下所有的奇珍异草。”夏紫熏蹲下了身,轻柔地抚过面前的花瓣。

霍健华揉了揉鼻子,眼前美是美,可是他鼻子受不住啊,见夏紫熏一副开心的模样,抽了抽嘴角;看来女子都比较喜欢梦幻的景色。

“我们去宫外看看吧?”夏紫熏拍了拍手上的花粉,回头便见身后已经没有了人,起身环顾四周,确实无人影。心中暗忖:不好,万一他闯进了不该闯的地方,后果不堪设想。

而霍健华则是因为受不了那浓郁的花粉,便离开了原地,他漫无目的在无垢宫走着,忽然听见一阵阵女子哭泣的声音,抖了抖身上的鸡皮颗粒,青天白日的,难道还有鬼不成?!

那哭泣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凄厉,霍健华邹眉转身离开,他大概能猜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还是快快离开的好,只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面前不知什么时候立着一个人。

刚提起的心还没放下,便被对方犹如鬼魅地出现吓的心又悬了起来,心中虽受到了惊吓,可面上却不显,他拱手一礼:“拜见无垢上仙。”

“你来这里做什么?”那人冷若冰霜的声音让霍健华迅速答道:“上仙,我与紫熏仙子闲来散步,没想我迷了路,与仙子走散。”

被那人的视线扫过时,霍健华只觉整个身体湿冷湿冷的,见无垢虽是冷着一张脸,可也没有说什么,他才放下心来。

无垢在前领路,他立刻徐步跟上那人的脚步,走了大概有一会儿,无垢忽然停下,说道:“你知道白子画的生死劫是花千骨吗?”

“回上仙,知道。”

只见那人转身,深不见底的双眸盯着霍健华,“那你知不知生死劫会让白子画陷入万劫不复?”

“生死劫是痛苦的来源,可以毁灭一个人的信念,无论仙,人,妖,魔,无一能逃脱生死劫。”那人说道这里,声音更加的冰冷:“而你的生死劫是白子画,我想知道你会怎么做?”

“我相信师傅不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他很理智,有时理智到让人心疼。至于我,我不在乎生死劫是谁,若他真是我的生死劫,那又如何?”

听到霍健华如此说,无垢眸中划过一丝不可置信,只是转眼消逝,他道:“你就不怕生死劫毁了你的修为,你的一切,甚至让你身败名裂?”

霍健华一笑:“我想申明两件事,一;我只是无名小卒,身败名裂又如何?二;我的修为是师傅传授而来,毁了又如何?”

“是吗?你倒也想得开。”无垢的这句话似呢喃,又似叹息。

“说来,我并不担心自身是否会身败名裂,我担心的是白子画。”霍健华眉宇微蹙,眸中闪过一抹担忧:“我只怕自己会害的他身败名裂,白子画他被寄予了太多的厚望与美名,如果有天,当他懂得了感情时,恐怕长留会乱,而他将会背负上所有的骂名....”

“所以你离开了他?”无垢不解道:“奇怪,明明花千骨才是你师傅的生死劫,为何他却钦慕于你?”

这种事情霍健华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问题了,所以他也解答不上来,虽然他脑中想过了无数次这个问题!

“我离开他并不是为了躲他,而是在等...”他唇角微扬:“等我心中的猜测成真。”

无垢负手而立,若有所思,想了许久还是不知道这人在打什么主意,索性就问了出来:“你想做什么?”

“恕在下不能相告,但请上仙放心,我绝不会让师傅陷入万劫不复,他永远会是天下苍生尊重的长留上仙白子画。”

这一刻的无垢可以感觉到那人口中的决绝,也可以看见他眸中闪过的一抹悲恸。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