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故事

温隽凉问的突然,亦是让宋玉怔在了那,拿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的老板。

她的老板素来孤傲的很,看似温润谦和,其实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更不用说会去在乎一个人生不生气?

可是,他刚才却是这么问了。

宋玉随意的一联想,就知道定是因为总裁夫人……

随即,宋玉礼貌一笑,“温总,如果我丈夫出差的话,我们一直是用电话联系,所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闻言,温隽凉的眸光却是一沉,他继续说道:“那假设你们要用简讯联系,你会因为你丈夫没回简讯而生气吗?”

此时,宋玉尴尬了,她该怎么回答呢,说会的话会不会得罪温总呢,但是如果说不会的话,她被自己的良心谴责,试问哪个女人会不生气呢……

宋玉颤巍巍的问道:“温总,说实话不会被扣工资吧?”

温隽凉此时却是仰躺进了大班椅内,淡淡道:“不会,反而我会涨你工资,你说吧。”

一听到涨工资,顿时让宋玉的胆子亦是大了起来,她清了清喉咙了,道:“妻子竟然是主动给丈夫发简讯了,那自然是想丈夫能给她一点回应的。假设丈夫因为出差,很忙,不能立马回复简讯,但是可以过了一会,等忙开了,再回。也许妻子给丈夫传的简讯仅是很简单的家常话,但是那也是代表妻子对丈夫的关心与在意,因为此时两人是分开在两地的,有些东西是需要维系的,简讯其实仅是一个媒介。我想,作为一个妻子在发简讯的时候,不管她发了什么内容,其实在她心里想的都是三个字而已……”

此时,温隽凉眸光抬了起来,那剑眉星目,温润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一点疑惑,他问:“哪三个字?”

宋玉一笑,回道:“我想你。”

此时,温隽凉却是想起了她早上对他说的话语,她说,“对温总来说那只是一条简讯而已,可有可无。可是,对我来说却不是。”

对她来说不是!

原来她用简讯想告诉他的话是,“我想你。”

还没等宋玉回神,温隽凉便拿起桌上的手机,然后疾步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如此疾步而去的老板,宋玉瞬间呆愣!

看来,总裁夫人对他们老板来说真的是很重要。

——

大年初一,虞城却是没了临近年关时的热络气氛。许夏木独自一人走在虞城最为繁华的街道上,却是只有三两几个行人,如此的萧条……

两旁的店面基本上都紧闭着,仅有几家开放着。

此时,有一个小女孩梳着两个羊角辫,穿着红色的棉袄,看上去似乎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她的手里拿着几串糖葫芦。她看见许夏木后,便径直跑到了她的面前,带着笑意的小花猫般的小脸笑着,她拿了一个糖葫芦递到了许夏木面前,“姐姐,买一根吧。姐姐,你放心,我家的糖葫芦都喜的很干净,糖水也是很新鲜的,我们卖的良心。”

听见这样的广告语出自一个孩子之口,许夏木不禁笑了,她蹲下身,在看见小女孩的脸后,她似乎想起了小时候,亦是这般大的年纪,她跟在母亲的身后,小脸总是有点脏脏的感觉,连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谁会在乎脸还脏不脏,衣服还干不干净……

从口袋里拿出干净的面纸,随即递到小女孩的手里,随即道:“糖葫芦多少钱一串啊?”

“十五块。”小女孩一口价的说道。

“十五块啊,去年好像还是十块的吧,太贵了。”许夏木佯装贵的样子。

小女孩一听却也不急,她慢慢说道:“姐姐不是哦,去年和今年的价格怎么能比呢,我想姐姐今年赚的钱也应该比去年赚的多吧,所有多五块也是很正常的啊。”

许夏木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小女孩很会说话,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那她只能买一串了……

手刚伸进包里,拿出皮夹子,正准备掏钱时,却是有一只手抢先了一步,递过去的竟然是百元大钞。

许夏木眸光一凝,顺着那只手看了过去,却见对方亦是看了过来,眸光深沉。

小女孩接过那张百元大钞,小脸却是纠结在了一块,她道:“叔叔,这是我今天的一笔生意,我没零钱找你,要不,你等等,我去换了零钱再回来?”

“不用找了,这都给你。”

男人略微低沉的嗓音说道。

听见男人的话,小女孩高兴极了,她道了谢后,便挑中了一个她手里最大的一个糖葫芦,随即给到了许夏木的面前,道:“姐姐,这个糖葫芦给你……还有,姐姐身边的叔叔好帅哦,跟电视明星一样,姐姐好幸福。”

许夏木愣了愣,尴尬的接过小女孩手里的糖葫芦,想解释,却不知该怎么解释,想想就只能作罢。

小女孩朝着男人挤眉弄眼一番后,便拔腿飞快的跑了。

此时,许夏木看着手里漂亮的糖葫芦,侧眸看向身旁的男人,“霍总今天出来也是逛街的?”

说完,却是才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是一辆价值不菲的限量版大奔。

霍晋升看了眼许夏木,眸光深沉,苍劲的面容上却是比平时柔和了不少,“你就当我是来逛街。”

“什么时候,霍总也喜欢逛街了?”许夏木却是突然问道。以前,她总喜欢拉着他出来溜马路,可是他一直不怎么喜欢,他说有这个时间踏马路,还不如去打工来得实际。

他的整个校园生活除了用来学习外,其他的时间就是用来打工。

霍晋升看了眼许夏木的面容,见她脸上挂着她惯有了七分浅笑,便道:“在失去你之后。”

这个答案,却是让许夏木怔在了那。

“夏木,如果没有他,你和我还有没有可能?”霍晋升继续问道。

此时,许夏木却是笑了,她将包裹糖葫芦外面的那一层除去,然后咬了一口,山楂的酸味瞬间充斥了她整个味蕾,却是如此的酸,不像记忆里的甜味了,她道:“霍总,你比我清楚,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不管有多少的如果,我和你都没有可能……”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选的路,你又什么时候后悔过,你既然选择了嫁给他,那自然也不会后悔,是我痴傻了。”霍晋升近乎呢喃的声音,却是带着无尽的悲凉。

霍晋升这么说着,他的眸光此时却是慢慢的抬起来,其实是想追寻她的目光,但却是看见了在她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人。

那么快的速度,他来不及去细想该怎么办。

此时,他只能响应自己的本能。

他的手直接拉过许夏木,随即就一个旋转过身,直接让自己挡在了她前面……

此时,许夏木亦是瞧见了,是顾行长那近乎癫狂的脸孔,满脸的狠厉。

她亦是看见了霍晋升脸上突然而来的痛楚,随即他便一个瘫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她看见,他身下不断涔出了鲜血。

顾行长此时似乎亦是被吓到般,他拿着沾着满是鲜血的匕首,在街道上窜下跳,嘴里喊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许夏木紧紧的抱着霍晋升,她一手拖着他的头,一手想去按住他受伤的位置,可是那血,却是不断往外涌,像是开了渠般,这么多,这么多……

“求求你,你不要死,你听见了没,你别死,我不准你死。”许夏木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喊了出来,他怎么会替她挡了那一刀,怎么可以……

听到了哭喊声,却是将四面八方的人吸引了过来。

此时,年轻的助理亦是听见了声音,急忙打开了车门,跑向了人群。

年轻的助理看见自己的老板娘倒在血泊中后,先是一愣,随即便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霍晋升的身上,然后连忙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求救电话。

救护车一到,霍晋升就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救护车,原本呆愣的许夏木此时才回神,她连忙跟了上去……

救护车上,霍晋升被戴上了氧气罩,他的双眼很费力的再强撑着,那眸光却执拗的仍是绞在了许夏木的脸上,他慢慢的抬起了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此时两人的手上全是都是他的血却是这么紧握着。

许夏木握的很紧,她不敢放,她就怕一放,他再也起不来了。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新这么晚……鞠躬!!!霍总帮木木挡了一刀,霍总v5了~咱明天再见吧~么么哒……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