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当助理告诉江北辰,说许佳欣七孔流血死在许家别墅的时候,他正在跟那位长的跟楚乔有三分相似的二线女明星——佳祺在B市最奢华的餐厅里用餐。ioge

江北辰放下手中的刀叉,目光投向窗外凝视了一会,神情淡漠。像是默哀般。

也仅是一会,他便又拿起手中的刀叉,继续切着盘中的食物。

助理问他,许佳欣的后事要怎么处理。

江北辰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又继续,云淡风动地道,“选块好的墓地,火化了。”

之所以为许佳欣选择块好的墓地,江北辰是想,等到将来江绎宣问起许佳欣的时候,还有一个地方可以祭拜,毕竟在江绎宣眼里,许佳欣一直是他的妈妈。

助理点头,立刻转身去处理。

从助理出现。佳祺就一直有些疑惑地看着江北辰,这会助理走了,她才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谁死了呀?”

江北辰抬眸看了佳祺一眼,眸光冷冽,没有任何情绪地回答道,“我前妻。”

许佳欣?!

“你不用去看看吗?”

江北辰不看佳祺,只是想都不想地像脱口而出道,“不用。”

佳祺低头,不由吁了口气,几年前她刚出道的时候许佳欣还是整个B市风光无限的名媛佳丽,如今却已是这般凄惨,真不知道是江北辰太无情,还是许佳欣自作自受。

将食物往嘴里送的时候。佳祺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抬眸看了对面的江北辰,抿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大着胆问道,“江总,你昨晚…”

佳祺的话还没有问出口,江北辰便抬眸看向她,脸色蓦然间便沉了下来。

“佳祺,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要好奇,不该问的事情更加不要问。”

话落,江北辰再也没有了吃下去的兴致,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便毫不留恋地大步离开了。

佳祺看着江北辰高大挺拔的背影,唇角扯出一丝苦涩而讥诮的弧度。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呵!

难道她在江北辰的眼里。真的只是一个陪睡陪吃的工具,更或者只是妓(女)一个,招之既来,挥之既去?!

江北辰,你果是真够无情的。

*****************

出了餐厅。江北辰直接回了江氏集团。

站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江北辰握着手机,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冷毅,而是满脸柔和,并且带着丝丝愧疚。

犹豫了片刻,江北辰还是拨通了那个他早就滥熟于心的号码。

手机响了三声便被接通了,江北辰呼吸一滞,居然有丝不安和紧张。

可是下一秒,他的不安和紧张就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地失落。

因为手机里传来的根本不是楚乔的声音,接电话的是楚乔的助理。

助理在电话那头礼貌地问他有什么事,江北辰扯了扯唇角,什么也没说便挂断了。

将手机丢在办公桌上,江北辰整个人靠进大班椅里,闭上双眼,整个人落寞而疲惫。

楚乔是故意的吧,故意不接他的电话的吧?

什么可以继续做朋友,可以陪他吃饭,陪他聊天,都他(妈)的是些鬼话,还亏他跟个傻样的那么相信楚乔,每一天都想找借口打电话给她,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

想想也是,现在的楚乔要什么有什么,要朋友更不缺他一个,她凭什么还要理他。

就在江北辰心中愤然难平的时候,突兀的手机震动声响起。

江北辰闭着眼睛靠在椅背里,根本不想去接,不知道又是哪只莺莺燕燕打过来的。

江北辰不接手机,电话自然转到了秘书那里。

一分钟后,秘书敲门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什么事?”江北辰烦燥地问。

秘书抖了抖,恭敬地回答道,“有位叫楚乔的女士刚刚打电话给您,说如果您方便的话,可以随时打给她。”

江北辰立刻拿过办公桌上的手机一看,果然是楚乔打过来的。

“知道了,出去吧。”

等秘书出去后,江北辰便立刻拨通了楚乔的电话,这次,是楚乔亲自接的。

“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走开了,没带手机。”楚乔声线柔软温和,充满暖意。

江北辰心中刚才的那些怨愤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眉目也是瞬间就柔和了下来,“你现在没事了吧?孩…还好吧?”

自从上次在商场里许佳欣将楚乔踢下电梯后,江北辰便再也没有联系过楚乔,也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孩有没有事。

电话那头的楚乔轻轻一笑,看了眼搂着她的尚方彦,回答道,“我和孩都现在都很好,你不用担心。”

听到楚乔的回答,江北辰唇角扬起,松了口气,说真的,即使楚乔永远也不可能再属于他了,可是他现在却是真心真意的不想看到楚乔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许佳欣死了。”江北辰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各突兀地说出了这句话。

电话那头的楚乔有些诧异地抬头去看尚方彦,尚方彦自然有听到了江北辰的话,眉心微拧一下,吻了吻楚乔头顶的丝,点头,表示确认。

其实尚方彦从来都不打算将许佳欣死的消息告诉楚乔,因为许佳欣该死,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同情的地方。

更何况楚乔有孕在身,从电梯上摔下来后身体也才刚刚好,他不想让楚乔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哪怕楚乔听了后未必就会伤心难过。

楚乔眉心微蹙一下,吁了口气,对着手机道,“嗯,我知道了。”

“绎宣这段时间一直吵着闹着要妈咪,但是我又不能一直瞒着绎宣。”江北辰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因为他害怕楚乔会直接拒绝他,“现在许佳欣死了,绎宣也就跟你感情最好了,你能来安抚一下他吗?”

楚乔将征询的目光投向尚方彦,等待他的同意。

楚乔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尚方彦明白楚乔的所思所想,她的眼神已经明确告诉他,她想同意,她想去安抚江绎宣。

的确,孩是无辜的,看在自己还未出生的双胞胎女儿的份上,尚方彦也应该同意让楚乔去见见江绎宣,安抚他幼小的心灵。

在楚乔期待的眼神中,尚方彦微扬唇角,淡淡点头。

“好,时间定点你定吧,定好了告诉我。”

****************

第二天楚乔到达和江北辰约定的餐厅的时候,江北辰父已经到了。

江绎宣的眼睛微微有些浮肿,看来是哭过了,江北辰看上去也有些疲惫,不过却仍旧帅气逼人,让人侧目。

看到楚乔,江绎宣立刻就扑了上去。

看到江绎宣扑向自己,楚乔下意识地半蹲下来保护自己肚里的孩,以免江绎宣不小心撞到。

“楚乔阿姨,妈咪是不是不要我了,妈咪是不是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了?”江绎宣抱着楚乔难过地问,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流。

楚乔看向江北辰,问道,“你都说啦?”

江北辰看着楚乔,眉目温柔,点头,“他不小了,是时候学会去面对并且接受现实。”

楚乔挑了挑眉梢,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牵着江绎宣到沙上坐下,又拿过纸巾慈爱地给他擦干眼泪,这才道,“你的妈咪是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不过,她不是不要你了,她很爱你。”

“那妈咪为什么要离开我?”江绎宣稚嫩的声音大声反问。

楚乔微微错愕,觉得自己没有去阻止许佳欣的死亡,是不是错了。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楚乔便又道,“你妈咪她也不想离开你,但是她做错了很多的事情,必须要得到惩罚,她不得不离开你。”

“楚乔阿姨,你是说我妈咪是个坏人吗?”江绎宣已经快八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了。

楚乔看了江北辰一眼,正要回答的时候,却听见江北辰的声音响了起来,“对,你的妈咪确实是一个坏人,坏到无可饶恕,你妈咪以前教你的那些东西,你都要忘掉。”

尚绎宣可怜巴巴地望着江绎宣,眼里满是委屈。

楚乔没料到江北辰会在江绎宣面前全部否认许佳欣,不由轻抿唇角,微叹口气,又安慰江绎宣道,“虽然你的妈咪做了很多错事,但是你是一个好孩,我们大家都会很喜欢你。”

“真的吗?”

楚乔点点头,抚着江绎宣的头,“当然,楚乔阿姨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的爹地也一直很爱你。”

江绎宣终于扬起了一丝笑容,然后点点头,就在这时,楚乔的面前出现一个高桃明丽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还没等楚乔抬头来得及去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江北辰低沉冷冽的声音便在耳边响了起来。

“谁让你来的?”

“江总,这家餐厅可没有规定只许你来,不许我来呀。”佳祺挽着另外一个年轻男的手,语气带着嘲讽,声音是却透里无尽的娇媚。

两个小时前,她特意打电话来这家餐厅询问江北辰有没有订位,不出她所料,江北辰果然又约了别的女人。

所以,她约了一个她的追求者也来了这家餐厅,就是想告诉江北辰,她不是没人要的妓(女),他不稀罕她,有大把男人稀罕她。

楚乔抬头看向佳祺,突然就觉得有些眼熟,特别是她的眉眼,却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江北辰的唇角微扯,轻蔑十足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佳祺挽着的年轻男,眼里立刻就燃起了怒火。

“呦,江总,这位是你的新欢吗?”佳祺挑衅的目光看向楚乔,最后落在她隆起的肚上,带着嘲弄又带着极力压抑的落寞与嫉妒道,“肚都大了,肯定不是新欢了吧。”

江北辰双目微眯,夹杂着怒火的冷冽视线落在佳祺脸上,一字一顿道,“佳、祺,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他可以容忍佳祺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毕竟就算他睡了她,他也从没有把她当成是他自己的女人,可是,他却不能容忍别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给楚乔一分一毫的难堪。

楚乔却是优雅从容地淡淡一笑,抬眸看着佳祺,大气风华,在她的唇边展露无疑。

“佳祺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和江北辰只是普通朋友,我肚里的孩是我老公的,和他没有关系。”

佳祺看了看江北辰,又看了看楚乔,脸色立刻就白了,再也不敢造次。

“还不给我滚!”江北辰沉声冷斥一声。

佳祺浑身一颤,知道自己踩到雷了,赶紧就心虚地拉着身边的男离开了。

楚乔看着佳祺逃一样的身影,不由轻笑一声。

多久都没有看到楚乔在自己的面前笑的这么温柔又惬意了,江北辰的心情不由立刻又好转了不少。

“笑什么?”江北辰问。

楚乔看向江北辰,“你也年纪不小了,为了自己和绎宣,你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考虑找个爱你和绎宣的女人结婚?”

江北辰同想到楚乔不但完全没有介意佳祺的那番话,反而这么轻快跟他说出这些话,一时有些错愕,望着美的让人收不了眼的楚乔出神。

见江北辰不说话,楚乔又道,“其实刚才那个佳祺不是个坏女人,而且很爱你,只是有点好面,放不下身段,你要是对她有感觉,就应该告诉她,让她知道。”

江北辰终于回过神来,扬唇一笑,道,“你在关心我?!”

楚乔笑,“我们是朋友,关心一下不是很正常吗?”

江北辰也开怀的笑了,“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江北辰突然觉得,像现在一样和楚乔这样愉快地相处,看着她笑,看着她幸福,其实挺好。

***************

自从那天和楚乔见过面之后,江绎宣便再也不哭闹着找许佳欣了,好像一时之间突然懂事了不少,每天乖乖地去上学,放学到到江北辰的办公室乖乖地把作业写完,然后乖乖地等江北辰忙完一起回家,吃饭。

而江北辰似乎也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从那天之后,报刊媒体的头版头条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和某某女明星、某某嫩模、某某名媛佳丽姿态暧昧地相拥出入高档场所的画面,他仿佛一夜之间与绯闻绝缘了般,成为了二十四孝好爸爸,每天送儿上学,和儿一起吃饭,回家。

也是自那日之后,江北辰便再也没有见过佳祺,他没有主动联系她,也没有想起过她,她也没有再主动出现过在他的面前。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半夜,江北辰被自己蓬勃的欲望胀醒的时候,他才忽然又想到了楚乔那天对他说过的话,想到了佳祺。

楚乔说,佳祺不是一个坏女人,而且很爱他。

楚乔的话,江北辰当然信,因为楚乔没有骗他的理由和必要,所以,他将楚乔的话当做神旨一样的信任。

看着自己下(身)雄赳赳、气昂昂的高挺,江北辰不得不下了床进了浴室冲了个冷水澡,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就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让助理去将佳祺的祖宗八代都查清楚。

助理还是头一回在三更亲半夜收到江北辰这么莫名其妙的吩咐,还有些云里雾里的,直到最后又听江北辰冷冽而刚毅地吩咐道,“现在,不管佳祺在哪里,帮我以最快的度把她的人带到我家来。”

助理这才彻底清醒过来,然后麻利地下了床去办差。

等到佳祺出现在江北辰面前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助理找到佳祺的时候她正B市的影视城在拍一场夜戏,助理到的时候佳祺的戏刚好结束。

助理对佳祺说了一句“我老板要见你”后便直接拉着佳祺上了车,以至于佳祺现在身上还穿着一身素白的古装,淡妆相宜,长及腰,跟电视剧里的小龙女似的,让人看了心生神往。

“老板,人我带来了。”

江北辰面无表情地点头,“你回去休息吧。”

助理看了眼佳祺,立刻便识趣地转身消失了。

佳祺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沙前,看着穿着睡袍坐在沙上的江北辰。

男人的面部轮廓一如往常的冷俊,眼底却有着一股让佳祺看不明白的情愫,想到一个月前餐厅生的事情,佳祺不由低下了头,一只手有些不自然地绞着自己宽大的衣袖,沉默良久开口道,“江总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从助理走后,江北辰便一直面无表情地静静地盯着佳祺看,越看,他便觉得此时佳祺的眉目像极了楚乔,恬静安宁,只要看着,便会给你无限暖意。

“过来。”

“啊!”佳祺诧异地抬头看江北辰,他却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过来。”江北辰的声音压低了几分,带着一丝暗哑,还有许许魅惑人心的蛊惑。

虽然已经和江北辰生过好几次关系了,不过却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性(感)又带着一丝温柔的声音。

鬼使神着地,佳祺就朝江北辰走了过去。

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佳祺,江北辰嘴角渐渐扬满意的弧度,待到佳祺离他只有一臂之遥时,他猛然便站了起来,打横将佳祺一抱,大步向楼上走去。

身体腾空的那一瞬,佳祺几乎是下意识地惊呼一声,不过很快又镇定了下来。

感觉到江北辰身上灼人的温度和气息,她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江北辰半夜让人找她来是为了什么了。

佳祺嘴角微扬,即使只是床伴,她也甘之如饴。

毕竟,在这么多女人当中,江北辰想到的却是她。

……

第二天江北辰是快中午的时候才到公司的,看到江北辰神清气爽的样,助理心里乐了乐,将佳祺的资料给了江北辰。

其实佳祺的身份背景有些糟糕,父母都是普通人,她电影学院毕业后就直接入了演艺圈,入行三年成为国内的二线女明星,接受了圈内不少的潜规则,而且,她还有过男朋友,两任,都是不到一年就分手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和楚乔有三分相似,根本入不了他江北辰的法眼。

可是,现在,他却偏偏对她——有了感觉。

如今,他江北辰什么都有了,就只差一个有感觉的女人了。

楚乔这辈已经不可能是他的了,所以,他是不是应该给佳祺一次机会,尝试让她做他的女人。

*****************

佳祺接到江北辰的电话的时候,她还躺要江北辰的大床上,浑身酸痛,根本就不想起来。

“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江北辰没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话,直接下了命令。

佳祺以为自己听错了,以前,江北辰从来不让她出现在他的公司里,也不让其她任何女人出现在他的公司里。

可是现在,江北辰却让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想到昨夜的缠绵与江北辰对她从未有过的那一抹温情,想到自己现在是躺在江北辰家里的大床上,佳祺相信了自己听到了内容,然后突然就脸红心跳地道,“我现在没有可穿去你办公室的衣服。”

江北辰眉心一蹙,“等着,保姆会给你送上去。”

“哦。”

……

很快,保姆就送了一套女装给佳祺,佳祺洗漱完换上,什么也没来得及吃,便匆忙上了车去了江北辰的办公室。

到了江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的时候,助理已经在一楼大厅等着她了,办公大楼里那些女性们看到她的诧异羡慕嫉妒的目光自然是让佳祺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虚荣。

她到江北辰办公室的时候,江北辰正在低头办公。

助理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江北辰这才抬头看向了门口,吩咐助理道,“你下去吧。”

助理点头,转身离开。

佳祺有些局促不安地走进江北辰的办公室,悄无声息地打量着他奢华至极的办公场地,然后在他的办公桌前站定。

“你叫我来,有事吗?”

江北辰没吭声,直到把手头上的文件都签完了才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笔,抬眸看向佳祺,舒适地靠进椅背里。

佳祺看着江北辰,兴奋又不安。

“我给你一千万,你陪我睡三个月,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三个月里,你也不能和其他任何男人有交往。”江北辰面无表情地继续道,“三个月后你拿钱走人,我们再无瓜葛,怎么样?”

佳祺听着江北辰没有一丝情绪的话,轻咬嘴唇,完全形容不出来此刻自己的心情是如何的。

能被江北辰包(养)三个月,她应该高兴。

可是,也仅仅是被包(养)三个月而已,之后他们就形同陌路。

“好,我同意。”

三个月后会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至少,被包(养)的三个月,是她想要的。

江北辰扬唇一笑,继续埋头工作。

***************

三个月与其说是包(养),不如说是三个月的考验与相互适应。

佳祺很听话,三个月下来,外出任何事情都会主动向他报备,除了拍戏,她没有再和任何男人有往来。而且,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佳祺各方面的服务都很周到,不止是让他无可挑剔,连江绎宣都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接受了她。

不管佳祺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只是为了拿钱作戏,还是百分百付出了真心,江北辰都觉得,楚乔的眼光和提议都是不错的,他似乎真的应该找一个女人回来照顾他和江绎宣了。斤池反技。

吃过早餐,佳祺为江北辰打好领带、穿上西装外套,准备送他出门去公司的时候,江北辰却突然在沙上坐下,从口袋里拿出支票和钢笔签了递到了佳祺的面前。

“一千万,三个月,今天刚好到期。”江北辰看着一身家居服的佳祺,面带决然。

佳祺愣在,怔怔地看着江北辰,完全回不过神来。

四目相视,良久之后,佳祺才扯着唇角笑了笑,接过了江北辰手中的支票,垂下双眸,睑去眼底的神色,“是啊,三个月了,好快。”

还想张口说些什么,却终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鼻头一酸,佳祺转身,泪水滑了下来。

原本就只是一场交易,是她太痴心妄想,以为江北辰会看到她的真心。

“你收拾一下,今天就离开我家。”江北辰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温情,仿佛对待陌生的路人般。

“好。”佳祺忍住啜泣的声音,大步向了楼。

……

躲进浴室,佳祺嚎啕大哭了一顿,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想哭,从来就没有比此刻觉得更委屈过,虽然她也很清楚地知道,这只是一场交易。

江北辰的绝情与绝决,她都懂。她没有求江北辰让她留下来的资本,所以她也不会卑微地去求江北辰,这样只会让她愈加的卑微。

大哭一顿之后,佳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下楼的时候却现江北辰已经不在了。

苦笑一声,眼泪又莫名地滑下。

驻足片刻,还是毅然地离开了,这里,始终成不了她的家。

走到马路上,站在路边,佳祺招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就在上车的前一分钟,她拿出放在口袋里的那张一千万的支票,轻咬唇角,然后将支票撕的粉碎,扔进了一旁的垃圾里,上车,扬长而去。

她的感情不是一千万就可买到的,她从来都没有那么廉价。

江家别墅的三楼阳台上,自从佳祺走出别墅后,江北辰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看着钻进车厢消失在自己眼里的那道身影,江北辰扬唇笑了笑,下定了决心。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