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

“不管当年的事情如何,洛家的罪赎不了,洛家能为了宗族毁了不悔,又有什么资格祈求我的原谅?便是洛青山在我面前自杀谢罪,也赎不了,我的不悔回不来,那洛家就是一辈子欠着我们的!”

“我不会原谅,原谅了,我会对不起我自己。”

林蜜雪的脸上划开一丝清敛的笑,宛若窗外的沉溺在夜色之中的微风,吹得人心口微凉微冷。

那股冰冷……仿佛任何尖锐的东西都戳不穿她筑在身外的堡垒。

似是预料到她的反映,老爷子面色不改,只是情绪上有些戳摸不清,他沉吟片刻,最后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句:“后天,怎么也得如今天这样。”

怎么也得像现在这样冷静。

洛家的人要来,他们拦不住,也不想拦。

但是,老爷子并不想因为这个,使得这几年难得一次的大团圆弄的不愉快。

他老了,这辈子还剩下多少时间享受天伦之乐?

这仇,可以继续报。

但是,中秋,也要好好过。

听出老爷子的潜台词,林蜜雪扯开一丝笑,多了几分笑意:“我懂,这么多年都忍了,还差那一天?爸,端姿态这种事情,你可比我还要在行。”

洛家既然要来赎罪,即便他们做不了什么,讨点利息,让他们不好受点,还是可以有的。

他们花家又不是洛家这种以德报怨的世家。

见自己的心思被戳穿,老爷子有些好气,瞪了她一眼,最后,烦躁地对着她挥手,让她离开。

见此,林蜜雪也不再多言,只是微笑着拿着那封信转身离开,直到走到拐角的时候,她直接将信扔进了垃圾桶。

等到那封珍贵的信纸脱离了她的手,划入垃圾桶,才听到她轻到骨子里的声音——

“赎罪……有些罪,哪里能挽回得了,哪里能赎得了?”

……

而另一处,夜色凄清。

两抹黑影出现在通往a市还有数百公里的g613国道附近。

洛青山牵着小龙慢条条地走在国道旁边的小道上,偶尔有车子从车道上一掠而过,在一片空旷中,带起几阵窜入风力的呼啸。

小龙看了看牵着他走但步履越发缓慢的老爷,随后,又看了看刚才才和他们擦身而过的车子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打了一个哈欠,泪眼汪汪地问道:“老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神仙哥哥?”

洛青山看着他一脸的疲惫,直接弯腰将他抱在了怀里,说道:“我们不去找他……”

“不去找他,我们找谁?”小龙眨了眨眼睛,伸手将自己的眼泪擦干,问道。

半晌,男人没有回答,小龙自己便明白了:“哦,是去找花家吗?去找他们麻烦?”

说着,小龙原本满是困意的眼睛,亮晶晶的。

哼,花家的人真真是有眼无珠,竟然想要退了神仙哥哥的亲事,这是看他们洛家好欺负啊?

闻言,洛青山只是撇了他一眼,那一眼,冷得有几分吓人,道:“休得胡言。”

小龙被瞧得浑身一抖,也不敢再说话了。

洛青山抿唇不语,只是抱着他继续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氛太过于冷寂,小龙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忽然冷下来的脸,蹙了蹙眉头,趴在老爷的肩头上,还是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那老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山里?”

闻言,洛青山转眸看他,眼底的情绪看不分明。

小龙也不再看他的表情,只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山下也不怎么好,空气不好,月亮也没有山上的明和圆,神仙哥哥是为了什么不愿意回来的?难道是因为这山下有可以跑得比我们快的车子?可是,这车子跑起来真的吵,有污染空气,也不算是有多顶好的呀……”

他们下山了这些天,一直在赶路,一直盼望要看外面世界的小龙也就只看到在路上一掠而过的车子,第一次瞧还觉得惊奇,可是看多了,也不觉得有多厉害了。

吵不说,还污染空气,再厉害也是不好的。

小龙从小在山上长大,对一花一草一树皆有感情,可以说是对大自然格外的亲近,所以看着这外界的繁杂,并不觉得有多吸引人。

小龙絮絮叨叨地说着,声音缓缓地弱了下来。

洛青山听着他的话,没有回应,只是抿着唇,但是原本僵硬的唇角变得柔和了不少。

他趴在洛青山的肩头,看着水泥地面一点一点地移动,只觉得天地间都变得单调了起来,越发觉得外界并不比山上好,到最后,他哈了一口气,困倦地问道:“师傅,你怎么愈走愈慢了?”

说还未说完,没有等到老爷的回应,小龙就终于受不住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他没发现,自家的老爷脚步已经停了下来。

也没有发现,在旁边的车道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旁边,仿佛等待了很久。

风过无声,吹着天边的云丝,郊外显得越发的寂寥。

洛青山没有动静,他抱着怀里的小龙,衣袍的下摆轻轻地荡漾,目光波澜不惊地凝望着前方,宛如一汪死寂的枯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丝再次移动,月亮又从一片昏暗中裸露了出来,地面上尽是万物隐隐绰绰的影子。

直到洛青山的脸在月色下尽显出来,车子上终于下来了一个矮胖的人。

洛青山目光一动,看了过去。

亚历克斯极为艰难地从栏杆上垮了过去,然后晃悠悠地走了下坡,走到了洛青山面前。

感觉到洛青山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疏离的气息,亚历克斯也不觉得尴尬,只是憨憨地笑了一声,随后,拿出手绢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他才抬起头,脸上带着几分笑容,一脸谨慎地开口,对着洛青山说道:“洛老爷,我家主子有请。”

可能是字句太过于文绉绉,亚历克斯有些不大习惯,说出来有些僵硬和违和。

洛青山下山这个事情,他并没有可以去隐瞒。

而白少卿他们到达a市不久,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当年洛家和花家的事情,白少卿自然知道的不少。

所以,他派了亚历克斯过去“请”人,也是为着心里的算计。

洛青山淡漠地瞧着他,目光沉静如死潭,脸上的表情更是一丝不苟地没有变化一番。

见洛青山不回应,亚历克斯脸上的笑容略微收敛了几分,带出了几分威胁,又道了一句:“洛老爷,有请?”

洛青山漠漠地看着,半晌也没有回应,直到片刻,他才忽然一动,就在亚历克斯以为他要出手的时候,才发现他只是调整了一下怀里孩子的姿势,随后,才开口说道:“没想到,我才出世不久,便有人迫不及待来要挟我了。”

语气有些冷硬和嘲讽,居高临下的气势,这是属于洛家人都有的傲气。

洛青山表现地不客气,亚历克斯只是冷笑了一下,胖乎乎的脸上几分狠厉溢现,说道:“洛老爷,我家主子也就是想请你去做做客,哪有你说的不堪?”

闻言,洛青山抿唇,嗤笑了一声,笑声里尽是凌厉:“我下了山,大家都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想要拿着我来对付花家,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

洛家和花家的事情,可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的。

但是,拿他来对付花家,这个事情,还真的是痴心妄想。

他下山,是为了解决当年的事情,说是赎罪,但也不全是。

但并不代表这就可以成为他人要挟他的理由,或者资格。

当年,他被人要挟,做了错事,悔了一辈子。

所以,他便不会让人再有如此对他的机会。

亚历克斯面不改色:“那洛老爷到底是赏不赏脸?”

亚历克斯的话语强硬,对面,洛青山渐渐地眯起了眼睛,多年来未显现出来的杀意从眼里跳脱了出来。

亚历克斯不禁浑身一僵,顿时觉得有些气急败坏。

他好心好意学着对方的习惯文绉绉地来请人,那么礼貌不说,对方却还想要杀他,简直比他家主人还不可理喻。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白少卿的手下呆久了,抵抗能力和承受能力都特别的强,他怕白少卿,却也唯独只怕白少卿。

想着,亚历克斯有些没好气,涨红了脸:“真的是给脸不要脸,这么大岁数了灵顽不灵的,简直就是找死!”

亚历克斯会中文,但是显然没有学到精通,有些词句有些乱用。

下一秒,洛青山的袖袍一挥,一阵风涌过,直接拍的亚历克斯往旁边飞了过去。

亚历克斯猝不及防,直接摔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他气急败坏地从草地里起身,看着洛青山已然翩翩然准备离开,瞬间大叫道:“你要走就走,但是我告诉你,洛家的大劫将至,你是破不了的!”

话还未说完,一眨眼功夫,洛青山瞬间移动到了他的面前。

洛青山单只手将他整个肥胖的身体抓起,那双如死潭的眸子忽然迸射出一丝让人心惊的冷意和杀意,看得人心慌神乱。

亚历克斯没被他勒死,差点没被这眼神活生生吓死。

就在亚历克斯气喘吁吁翻着白眼的时候,就看到洛青山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字字如剑,差点杀得亚历克斯神魂俱灭。

------题外话------

为什么我觉得小龙和洛老爷好友cp感……我这是怎么了……==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