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猫咪日记#

x年x月x日

哟,小蓝染~

##

第一次遇见卓一然的时候,惣右介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比起前几区的居住民,生活在比较混乱地区的惣右介却已经懂得了很多。

比如如何装弱,如何在力量不够的情况下用脑子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虽然生活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但是惣右介还算得上是如鱼得水,同样的,他也能通过一个人的外表和举动猜测出这个人的身份和强弱。

而在某一天,他和往常一样出门,以为会和以往一样没什么变化的渡过一天时,看见了那个穿着一身和服,双手束在袖子里,踩着木屐面色悠然的男子。

对方勾着唇角,金色的眸子漫不经心地看着四周,就算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有很多,他看起来也并不怎么在意。

心中一动,不知道怎么地,惣右介上前拉住了对方,话语脱口而出。

“别在往前走了,很危险。”

等到对方低头略挑眉看他的时候,惣右介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既然已经做了,他也不会后悔,明白自己优势的惣右介甚至朝对方弯起眼睛笑了笑,稚嫩而清秀的面容出现这种笑容十分给人好感。

青年也许是被他的笑容感染到,唇角弧度上扬了一些,“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的衣服,”惣右介眼神闪了闪,抿唇一副严肃的样子,像是别扭却又真的担心对方一样,“你是贵族吧?在那些地方,你很容易被盯上。”

青年像是兴致上来了,甚至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微笑道,“但是说出这番话的你不是也很危险吗?那些人会不满吧。”

惣右介一愣,然后咬住下唇移开目光,支支吾吾最后低声道,“反正我对这里也很熟悉,总之,你还是回你该去的地方吧。”

“那你又有什么目的才会接近我提醒我呢?”明明带着笑意,但是青年话中的含义却带着恶意的猜测。

惣右介抬头故意狠狠瞪了青年一眼,“是啊,我就是不怀好意,那你别相信我!”然后他便跑了。

这种懒洋洋却气质干净的人,让他们看着就觉得不公平呢。惣右介一直跑到那个人看不见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可爱,此时的他面色冷淡。

之后并没有发生恶俗的单纯贵族男子因为内疚而追上小孩,从而引发一系列事情,最后两人不在意身份而成为好友的戏码,也许是因为惣右介的话,惣右介之后很多天都没有再看见那个男子。

而那个时候,惣右介以为那是他和那个男子最后一次见面,毕竟两个人身份不同,一个贵族又怎么可能会经常出现在这些不够高雅的地方呢。

但命运总是喜欢逗弄世人,就在惣右介这么认为的时候,他再一次遇见了那个男子。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惣右介看起来很狼狈,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在被好几个成年人围住殴打的情况下,再怎么避免身上总会多几个伤痕。

而就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木屐踏在地面的声音。

明明周围还有那些人的咒骂,但是惣右介却奇怪地听到了这种声音,然后看着那个男子出现在不远处。

“嗯?”懒洋洋地哼声响起,青年金眸看向惣右介这个地方,却正好对上了那双闪着隐忍光芒的黑眸。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男子看起来有些好奇。

原本围住男孩的成年人转过身,眼神从男子身上的衣服扫过,闪过一丝贪婪,在衡量了一番后,实在是男子看起来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其中一个开口,“嘿嘿嘿,难得一只肥羊啊。”说到后面,那贪婪的眼神里甚至带上了嫉恨,因为有些人生来就可以享受,而他们却只能挣扎麻木的活下去。

“唔,所以我要被打劫了么?”男子摸摸下巴,金眸眨了眨看起来很无辜。

“笨蛋,”低骂声响起,惣右介皱眉看着那个人,“这种时候你应该转身跑掉!”

“小鬼你说什么呢!”其中一人一脚踢过去,然后一挥手,恶狠狠道,“上!”

也就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惣右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力量。

明明那个青年只是站在那里,然后一股气势却猛然间以他为中心散开,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尽管那气势并没有针对惣右介,却依旧让他身体晃了晃,险些就倒在了地上,而那些被针对的几人,早已被那种压力压得骨骼咯嘣作响,全都瘫软在地上无法动弹。

后来他才知道,只有足够强大的灵压,才能产生那种效果。

哒哒的声音渐渐变近,惣右介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青年朝自己走近,然后弯下腰朝他伸出手。

面带微笑的青年朝他开口,“愿意做我的家人么?”

“……”因为这句话,男孩眼中带上茫然,等他反应过来后突然瞪向他,“你在嘲笑我么?”

“啊?”青年唇微张,像是有些惊讶,“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像你们这些人,”惣右介撇过头低声道,“不是一向看不起我们这些没教养的人么?”说到教养两字,他加重了音。

摸了摸鼻子,青年表示自己很委屈,“我是很认真的啊。”

惣右介:“……”和他一个小孩装可怜,为什么这个人用起来如此顺手?

一番折腾,最后青年还是将小孩拐带回去了。

“我叫白十,姓蓝染,你呢?”

“我叫惣右介……”顿了顿,“……没有姓。”

“这样么?既然我收养了你,那么你就跟着我姓吧。”

比他高很多的青年看着他,勾唇一笑,金眸看起来很是温柔。

“你名——蓝染。”

“以后,你就叫蓝染惣右介了。”

“以后要多多指教了呀,小蓝染。”

“……嗯。”

惣右介点头,而他全新的生活也由此开始。

有些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却只有相处了之后才会发现那人的真面目,对于蓝染惣右介来说,他的收养者就是前面说的这种人。

“你真的要继续睡下去么?”

抱着书籍的蓝染居高临下的看着窝在被子里的人,眉头皱起。

榻榻米上的男子蠕动了几下,然后又不动了。

蓝染手指动了几下,眼神暗沉。他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世界上还会有这么懒的人,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偏偏这个人还十分强大。

还真是不爽呢。蓝染心里想。

一只手却在这个时候扯住了他,然后不容拒绝地抱住了他。

书籍散落一地,暖暖的日光投射在书面上,书的主人却被人强行拉上了榻榻米动弹不得。

像是抱住了一个十分舒适的抱枕,白十甚至拿下巴蹭了蹭对方柔顺的黑发,然后睡的更香甜了。

被迫禁锢住身体的蓝染脸色已经完全黑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蓝染再也没有在白十睡觉的时候靠近。

虽然生活总是有点小烦恼,比如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被某人当做抱枕抱着睡觉动弹不得,比如被某个叫夜一的性格恶劣的女人仗着脚步灵活逗弄他,蓝染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虽然白十喜欢抱着他睡觉,但他却愿意私下锻炼蓝染,因为白十的训练,蓝染在真央灵术院过得如鱼得水,虽然自称和白十青梅竹马的夜一喜欢逗弄他,但是在后来蓝染总是面带笑容毫不在意后嘀咕着没趣就不再做这种事情了。

时间慢慢走,好像只是一眨眼,又好像是过了很久,而蓝染从一个小孩也变成了男人,他从真央灵术院毕业后便进了护庭十三队,也因为这个身份,他得知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蓝染这个姓氏代表的含义。

在他念出自己的姓氏后,蓝染看到了上级眼中明显的波动,似乎是惊讶,然后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原来你就是白十收养的那个小孩么?”

从屋内出来的蓝染垂下眸,遮去眼中的光芒,但之后他稍稍打探了一下,才知道原来看似落魄了的蓝染一族还有如此让人咂舌。

从来没有斩魄刀,灵压却出人的强大,甚至担任过邢军统领一职,只是因为后来血缘日渐稀少甚至差点失去传承之人而渐渐远离了权利,到如今只剩下蓝染白十一人,还有他后来收养的蓝染惣右介。

得到这样的消息,蓝染甚至发现自己变得兴奋起来的情绪。

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这种力量让他向往,甚至挑战。

但白十的态度却让他产生了一丝不满。

“又睡着了么,”夜一低喃,然后难得无奈一笑,“这家伙,肯定是猜到了我要说什么。”

离开院子的夜一背朝着他们挥挥手,“我会劝走碎蜂的,小蓝染你也帮我劝劝白十这家伙吧。”

睡在蓝染膝盖上的男子翻了个身,之前还是闭着的眼此时已经睁开,他坐起身,揉了揉头发,“嘛,躲过这一次了。”

“您是故意的么?”蓝染皱眉,“为什么不愿意重新加入邢军呢?”

白十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样子明显不在意,“因为我不适合啊,”他笑眯眯地朝蓝染道,“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这种生活。”

蓝染也回了个笑容,掩盖了眼中的嘲讽。

虽然并不赞同白十的话,但蓝染并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对方生活态度怎么样,并不影响他对自己的训练。

只有训练他的时候,那双金眸里一直存在的懒散才会消失,眼中闪烁着认真的光芒,让那双金眸看起来异常耀眼,而蓝染也没有察觉到,自己那个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神。

蓝染所在的番队因为朽木副队长过世而有了职位交接,最后由蓝染接收了副队长一职。

而这个时候,白十谈恋爱的消息不知不觉散开,等传到蓝染耳里的时候,他正在处理文件。

靠在门旁的市丸银笑眯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丢出一句话。

“蓝染副队长,你知不知道自己的收养者谈恋爱了?”

【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