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小美人,你可以省点力气,待会要耗费很多的体力。”

杜雨青觉得这些话都好熟悉,她曾经好像听过。

她脑中浮现的那些异时空的片段……

可是这一刻,随着那个人的唇舌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杜雨青突然想起,她被摔到床上,一个重重的身躯的压下来的瞬间。

眼里全是惊恐,在黑暗中,杜雨青颤抖着流着泪,在他的手指往自己身体里探入时,原本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成一副完整的画卷。

--“我姓杜,杜雨青。”

--“你太小,若是接纳本王一定很辛苦。”

--“你……你让我舒服一点……亲亲我……求求你……”

可怕却又俊美的男人,赤/裸的身体充满着力与美的线条,在龙榻上一次又一次的……缠绵……

他就这么强行闯入自己的世界,在她的身体里,打下专属的烙印。

对,她的初次,就是在那个充满着血腥的夜里,被至高无上的王,残忍的夺去……

可是后来,她居然慢慢的爱上了这个温柔时如同天使,残酷时候如同修罗的男人……

还有杜雪,温寒,花绣锦,闻人莫笑,八大侍卫,晓寒,嫣语,轩辕侯,苏齐欢,皇爷爷……

记忆像是打破了封印,迫不及地的冲了出来,在她的脑海里浮现着一幕幕哭过笑过的往事。

杜御熙清楚的看见她脸上不断落下的泪珠,和第一次把她丢到朝露宫时候一样,吓得浑身颤抖,不停的哭……

“唔……唔唔唔……”杜雨青挣扎着,想躲开那毒蛇般的手指,不停的喊着什么,可是因为口球,她发不出清晰的语言。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细缝口摩挲着,杜御熙贴的她紧紧的,屋子里点燃的香,混合着他身上收敛起来的龙涎香,让杜雨青无法在黑暗中辨明是他。

“呼……呼哈……”口球突然被拿掉,杜雨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颤巍巍的起伏着,突然哭着大骂起来,“混蛋!”

杜御熙刚才就是隐约猜到她说的含含糊糊的话,所以才拿掉了她嘴里的口球,没想到刚拿下来,就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杜御熙你这个混蛋,快点放开我!”杜雨青在那一瞬间,失去的回忆全部回来,而她也在恍惚之后,闻到了曾经熟悉无比的杜御熙的味道。

更是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就在身边。

这是几十年来夫妻之间培养起来的默契,隔着异世界都能走到一起的天生灵犀,她现在记忆复苏,当然能够立刻感觉到黑暗里,对她坐着无耻事情的男人是谁。

一簇温暖的橘色灯光,从房间的上方倾泻而下。

即便是淡黄色光线,依旧让杜雨青睁不开眼睛。

闭上眼睛适应了片刻之后,她皱着眉头,慢慢睁开眼睛,果然看见了杜御熙的盈盈笑脸。

“老婆,英雄来救你了。”杜御熙将变音器扔到一边,确定她通过这样的“刺激”,找到了失去的记忆,否则不可能突然喊出自己的名字。

只有老夫老妻的心灵感应,才会让她这么确定黑暗中的人,是他。

“……把我解开。”即便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这么被光溜溜的绑在他的面前,杜雨青还是难堪的想一头把他撞死。

“你是不是终于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杜御熙并不急着打开机关,依旧上下其手的抚摸着,问道。

“杜御熙,你是变态吗?快点放了我!”杜雨青这一刻,满胸的怒火,羞怒交加的说道,不愿意再回答他任何的问题。

“我也想放,可是……这个样子太美了……”杜御熙见她只有羞怒,更加确定她已经记起以前的事情了,所以不急不缓的说道,“来到这里之后,我为你受了很多委屈……这样吧,今天先弥补一点,我吃饱了,就会放开你……”

嗯,果然夜店是个神奇的地方,那里面的道具更是神奇……

啧,虽然地球空气差,环境差,但人们的娱乐活动很高级啊……

“你去死!”杜雨青再次试图挣开那金属带,怒气冲冲的说道,“杜御熙,你还敢要弥补?再不放开我,让你饿死也吃不到!”

杜御熙一听这话,知道天朝的那个王后娘娘又回来了。

她在和自己“老夫老妻”之后,才会经常说这种话。

“反正迟早是饿死,那我不如今天做个饱死鬼算了。”

既然王后娘娘“归位”了,杜御熙也毫不客气的拉开裤链,堂而皇之的举到她的面前,看着下意识闭上眼睛满脸红晕的杜雨青,问道:“老婆,你是想喂喂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呢?这可是难得的选择机会,不要浪费哦。”

“杜御……呜……”杜雨青的睫毛上还沾着泪水,没来及的说完整一句话,就说不出话来。

杜御熙口中说着给她选择的机会,可行动上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他早就忍耐不住了,现在看见自己老婆终于回来,刚刚哭过的脸上娇媚万分,微红的眼眶,雾气蒙蒙的动人双眸,半启的红唇,羞涩的面颊……

嗯,终于到他吃正餐的时候了!

杜御熙可不管这么做后会有什么后果。

反正杜雨青的性格,他一清二楚,她要是不高兴,可以一直做到她没力气不高兴为止。

最后求饶的人,不会是他。

杜雨青那个怒啊,她刚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就被这么“非人”的对待,而且之前还那么羞辱她,这个臭男人至少也该给她点缓冲的时间,先和她说说情话也好,温柔的安抚一番也可以……

结果他什么温柔的话语都没有,先堵了她的嘴,做了再说……

这个无耻的大流!氓!

杜雨青发誓,只要她解脱出来,绝对让这家伙生不如死。

-------------------------------

老天不负有心人,龙三终于挖到了头条新闻。

关于木格拉和百慕角海底的奇异事件。

当然,这件事的真实情况,龙三并不知道,他只是跟着杜家也悄悄来到这个小岛,然后拍摄到实验学校的一些情况。

还有那天夜里,海面上闪现的巨大的光球,如同外星人入侵一般,光球在海面爆炸,非常的壮观。

龙三挖到的新闻,用了一张抓拍到的男人照片--杜御熙。

因为这张照片,龙三被聘到世界最大的娱乐报社里当副编。

他的新工作是--挖掘这个男人的背景。

可惜,龙三再也没有见到这个比明星还要耀眼的男子,连同杜家,都神秘的不见了。

那一天晚上,小岛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实验学校被特警封锁,龙三就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记者,也只来得及拍到杜御熙一张侧脸。

警方封锁了所有的消息,连联合国安全局的人都出动了,所有的报社也都接到上级通知,所报道的事情必须经过官方审核,不得信手胡写,引起百姓的恐慌。

这么一来,龙三的娱乐性新闻,当然会占据头条,引得所有人都在猜测照片上俊美如同神仙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人说杜家是在那个夜里,被海面的光球吸走,有人说,杜家因为太思恋死去的杜雨青,所以一家人“归隐”了……

没有人知道,在那深深的海底,尚未被完全毁掉的基地,被杜御熙霸为己有。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别人谈判的,居然连联合国的领导人都出面了,亲手将这海底基地送给他。并且调遣了世界上,在专业领域上站在顶峰的一百位科学家,安排在这海底基地里,研发--时空穿梭机。

身为领导阶层,没人希望世界上会存在这么强大的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能不伤一草一木的将他送走,那是最好,所以联合国经过了层层商议,决定无偿提供一切的科技支持,让杜御熙早日找到回去的路。

“你真的要离开这里?”

在一个密封的实验室里,俊秀的少年,用悲伤的语调问道。

“是。”杜雨青点了点头,对宋昊辰微笑的说道,“你想去做一次旅游吗?现在的燃料足够带上十二个人一起离开。”

宋昊辰低下头,他在这里帮助杜雨青研究时光机,只为了在她离开地球之前,多相处一段时间。

自己的父亲现在虽然在监狱里,可是他还有母亲和家人,就算是毫无留恋的跟他们一起离开,杜雨青也不可能再是自己的小学妹……

她在那个星球上,有自己的孩子和朋友,不可能和以前一样,跟在自己的身后,像个小助手。

“我……会留在地球上,完成你的心愿。”宋昊辰转过身,看着悬浮在空中的数字,“你曾说过,梦想成为最伟大的科学家,发明出对人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东西……你说,要发明时光机,我们的伤痕累累的地球,就会恢复到五千年前的面貌……”

杜雨青突然有一点点难受起来,她是曾经这么说过,雄心勃勃的想做出一番事业,可是现在……她只想和杜御熙厮守,只想回到天朝,回到那个神仙般的地方。

“不仅仅是因为想完成你的心愿,还有……”宋昊辰似乎感觉到杜雨青的伤感,他又说道,“我的父亲差点给地球带来了灾难……我也要留在这里,为他所做的事情赎罪……所以,我不能跟你们离开。你可以放心的离开,因为我会留在这里……做地球最后的守卫者,无论力量有多么渺小,都会坚持着,一点点的去修复受伤的家园。”

“昊辰……谢谢你。”杜雨青百感交集,相比稚嫩的宋昊辰,她所经历的时光,是眼前少年的好几倍,她的儿子,都比宋昊辰要大……所以不会再喊他学长,而是他的科学精神,依旧是她的前辈。

“我只是做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宋昊辰吸了口气,转过头,对杜雨青微微一笑,“离你们出发的日子只剩下两天,你要的东西已经做好了,去验收一下吧。”

“什么东西?”杜雨青刚问出来,就想到他在说什么,脸色突然一红,尴尬的笑了笑,“那……那个啊,哈哈,谢谢……”

宋昊辰看着她干巴巴的笑容,继续微笑着,如同纯净的天使。

--------------------------

杜雨青在铜墙铁壁的实验室里检查着自己要的东西。

她这次假公济私了一次,让宋昊辰和几个发明家,帮她打造了这么一张超级无敌的椅子!

无论如何,她都要报一次仇。

那天晚上,她被捆在椅子上整整六七个小时,直到杜御熙稍微尽兴了点,见她昏了过去,才勉强没再继续,虽然后面她足足冷落了杜御熙一周的时间,可是每天晚上,他总是有手段把她从父母和爷爷奶奶的身边带到他的床上……

杜雨青真快被他气死了,要是不报仇,她去了天朝更没报仇的机会。

杜御熙在这里都能搅得天翻地覆,回到天朝更是如鱼得水。

“今天和小帅哥聊的开心吗?”浓浓的带着醋意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杜御熙无声无息的站在杜雨青的身后,圈住她的腰。

“你又监视我。”杜雨青往后踢了一脚,不悦的说道。

“没有,我不过碰巧看到了监控录像而已。”杜御熙的手往她胸上移去,委屈的说道。

他跟着这个世界学的越来越会“撒娇”。

“过来坐下。”杜雨青把他的手拽下去,指着椅子说道。

“你先坐下,让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杜御熙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听她的话,把她抱起来,丢到椅子上,然后按下红色的键。

“杜御熙,你!!!”啪啪啪几声机关启动的响声,杜雨青的手脚肩腰全部锁住,再次气的说不出话里。

“原来是这种玩意。”杜御熙笑眯眯的亲了亲杜雨青的脸蛋,压低声音问道,“老婆,你是不是很怀念那天在椅子上承欢?”

“承你个头!”杜雨青怒气冲冲,张嘴就往他脸上咬去,“杜御熙,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小心我不跟你回天朝!”

“那可由不得你。”杜御熙一点也不生气,唇还在她的脸上流连徘徊。

“老公,别这样,停……停!”杜雨青被他啃着耳根,又痒又难受,立刻放软了声音,好言好语的说道,“这个东西是送给你的礼物,它又不会伤到你,只是增加点……加点情/趣而已,你就从了我一次,坐上来,好不好?”

杜御熙听不得她软言软语的撒娇,更听不得她娇滴滴的喊“老公”,会让骨头都酥掉。

而且这种捆绑式的椅子,对他可没什么用处,只要用点力气就能震断,“从”她一次,看看她能玩出什么“情/趣”花样来也不错。

“好吧,不过……”杜御熙站起身,将实验室的门用密码锁住,这才解开椅子上的机关,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必须要让我满意才行,服务不周到,我可能中途就会改变心意。”

“放心,服务百分百,绝对让你满意。”杜雨青大喜,立刻站起身,伸手把杜御熙按到椅子上,启动机关,然后拿过一个遥控器,慢慢的调着金属带的强度。

大变、态终于上当了,这个椅子和之前捆她的椅子可不同,这是杜雨青特别研制的宝贝,强度和韧性,基本上达到可以困住杜御熙的程度。

杜御熙不动声色的动了动内力,发现金属带纹丝不动。

“放心……我会三包服务……哈哈……保证你会high疯……”杜雨青开始笑了,笑得春风灿烂,笑得阳光明媚,笑得花枝乱颤。

走到杜御熙的面前,杜雨青伸手揉了揉他的俊脸,想怎么扯就怎么扯,完全不管他爽不爽。

“你揉我这里,是high不起来的。”杜御熙提醒。

“唔,对,你喜欢这个地方。”杜雨青重重的往他裆部袭去,一点都不留情。

就在杜御熙舒服的时候,杜雨青收回了手,也不管那里张牙舞爪,她走到一个实验柜前,拉开柜子,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衣服。

“老公,先别急,我换一套衣服伺候你哈。”杜雨青对他款款一笑,伸手从里面挑出自己的校服,然后当着杜御熙的面,妩媚万分的开始脱/衣服。

要不是还有内力可以控制,杜御熙差点就要喷鼻血了。

要知道平时的杜雨青,在床上从来没他放得开,更很少主动这么“勾引”他。

所以这一刻,血液快要燃烧起来,杜御熙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太冲动,免得看不到后面更好的镜头。

“这套衣服怎么样?”杜雨青慢吞吞系好皮带,“记得第一次你看见,就像撕烂的样子。”

“可以。”杜御熙克制着**,眼神从她身上饥渴的扫过,然后说道,“不过……穿上最左边的那套黑色的给我看看。”

靠,他还真以为自己在玩变/装游戏啊?

杜雨青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个臭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像个上司,一点也没察觉他现在根本没有发言权。

“这个吗?”心里虽然在骂他,可是杜雨青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再次脱下身上的衣服,大大方方的在他如狼似虎的眼神下,换上黑色的紧身皮衣。

顺手还抄起下面的鞭子,鞭柄的顶端有着毛绒绒的类似于狼毫的装置,杜雨青走到杜御熙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老公,你知道这个叫什么吗?”

“鞭子。”杜御熙当然知道,只不过现在在装傻。

女王装束的杜雨青,穿上皮衣,从萝莉变成了御姐,她伸手解着杜御熙上身的扣子,再次问道:“那你知道这个用来干嘛的吗?”

“你想用来干嘛?”杜御熙被她的小手抚弄的很舒服,眯着黑眸问道。

“这个是来写字的!”杜雨青可不想抽打他,因为杜御熙根本不怕被抽。

嗯,她有其他方式搞定他。

“不要玩的太过火。”杜御熙看见她拿出许多小道具,笑道。

“怎么会呢?我那么爱你。”杜雨青很自然的说道。

擦,这些网上都研究过使用方法,为什么拿到手就不会用了呢?

“不如……我指导一下你吧。”杜御熙突然伸手,拿走她手里的小道具。

杜雨青惊骇的发现他竟然……挣脱开了!

不不不……她不玩了……

和这种非人类在一起,还是悠着点,能躲远点躲远点!

--------------------

“燃料准备完毕!”

“仪器检查完毕!”

“程序没有问题!”

在深海的底部,机器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准备开始!”

“五,四,三,二,一!”

在一台巨大的时空机上,坐着十个人。

杜家经过家庭会议,全票通过去往那个世界的决定。

对杜家的爷爷辈的人来说,能在余生来一次这么牛掰的长途旅行,人生也没什么遗憾了。

而杜雨青的父母,更是以孩子为主,杜雨青想回到异世界,他们愿意陪着女儿一起,进行一段奇妙之旅。

墨阳和青玉早就想着回去抱老婆睡觉了。

为了避免时间差,造成他们穿越过去之后,自己的孩子都老了这样的情况,百位科学家设计好了时间,确保他们在穿越的时候,不会成为“南柯一梦”。

宋昊辰站在控制室里,看着杜雨青坐在机器上,和杜御熙紧紧握着的手,轻轻的闭上眼睛。

就这样吧,他会为小学妹做好最后的工作,让她安安心心的离开。

燃料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时光机的舱门关闭。

十分钟后,燃料的声音消失,时光机的舱门再次打开,里面没有任何的人。

片刻之后,响起了欢呼声和唏嘘声。

听到人们的欢呼声,宋昊辰轻轻的吐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空空的机舱。

不知道有没有将他们成功的送回原地,但是那十双紧握的手,不管他们去了哪里,都不会分开。

所有的科学家陆续的撤离这里,宋昊辰最后一个离开。

他在离开之前,做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举动--将时空机用剩下的燃料销毁,将所有关于时光机的记录也销毁。

这样,就不会有人想着利用时光机,去杜御熙所在的地方……

而他们,可以永远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那个美丽的星球……

尾声

现在的时间,是杜御熙登基后的第六年。

天下天平,四海安康。

杜雨青昏头昏脑的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挺着大肚子……

在愣了片刻之后,杜雨青尖叫起来。

时光机的时间设定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穿越回来这么多年?

当初担心因为时间差,回来之后,晓寒嫣语轩辕他们都老死了,所以特意把时间按照比例提前几年,谁知道……居然回到了天朝六年……

“哎呀,青青你终于醒了……”一个熟悉无比的女人声音在一边响起,李爱敏穿着古代人的衣服,正新奇无比的东看西看,听到女儿的尖叫声,立刻走过来。

“我……你……妈妈……”杜雨青看着自己的大肚子,脑子还在混乱。

“我们已经到这里三天了,只有你可能是因为大着肚子,所以整整睡了三天,快点起来,你爷爷正在外面和皇爷爷抬杠呢,非要打赌你肚子里的娃娃是个男孩……”奶奶也闻讯赶过来,看上去非常适应这里的生活,连脸上的皱纹都少了很多,仿佛年轻了十岁。

杜雨青愣愣的看着门口,逆着光,站着的高大男人,似乎已经等了很久,正微微的笑着,金丝玉带,五彩纹龙,黄金束冠,俊美逼人……

“杜御熙……这是你第几个种?”

杜雨青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最初的美好,可是一个寒噤,她突然想起生娃的痛苦,差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抓狂的问道。

“儿臣替父皇回母后的话,这是母后的第三子,尚不知是公主还是王子。”一个长的和天使般可爱的小男孩,探出头,恭敬礼貌的回答。

“完蛋了……”杜雨青直接晕过去,她一定要在天朝,推行计--划--生--育!!!

*本书全部完结,谢谢书友的阅读和支持*

*一路陪伴,感谢你们一直在身边,感谢打赏过童童的朋友们,感谢投月票的朋友们,感谢每天投票票的朋友们,感谢留言支持和给建议的朋友们,感谢墨阳大哥替童童管理群内事务,童童新书发布会在群里通知大家,希望大家在群里玩的开心,分享阅读快乐,祝愿大家明天越来越好,一生幸福美满^_^*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