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

王霸被震撼了,不为别的。 ..COM就为那浓厚的战意跟必死的决心。那紫色火焰不是别的,真实紫阶强者的生命火焰。燃烧它可以让紫阶强者的状态瞬间恢复巅峰,攻击力翻倍。但代价就是生命火焰熄灭!彻底消散在空中。

俩人都采取了近战攻击,因为人人都知道魔法师的身体非常薄弱,远程攻击很强,近战就是垃圾。就算有着必死的决心,但俩人也不是蠢货。既然牺牲,既然想多拉垫背的,那么就必须将伤害扩展到最大化。

远处的桑塔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在他所接触的一些东方人都,很少有性格这个刚硬的人。就拿身边的刘辰来说。当初他被议会抓到的时候,都没怎么费劲就投靠了议会,后来抓来的一些东方修仙者也跟刘辰的情况差不多。所以桑塔一直认识东方修仙者是最怕死的人,是没有荣誉感地人。

但桑塔没有想过的是,如果是不屈服之人,他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被抓到。紫阶强者就算敌不过,如果抱着必死决心的话,也不是谁都能拦得住地。

先入为主的想法,让桑塔都没有时间去追悔。只见攻击的九道魔法攻击迅速的临近俩人的身体,但俩人浑然不在意,完全放弃了防守,手握飞剑狠狠地砍向身边的俩位傀儡。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燃烧生命火焰,时间是非常短暂地。与其用在浪费防御上,不如更快的用于攻击中。这就是俩人现在的内心写照。

九道强大的魔法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俩人的身体上,身上的紫色火焰一阵翻腾,隐隐有破灭的迹象。但俩人手中飞剑,依然闪烁着深紫色的光芒狠狠地划过前俩位傀儡的喉咙。两颗头颅立即飞上空中,一腔热血直窜苍穹。

俩位无头的傀儡相续倒下,俩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冲进了七位傀儡中,手起剑落,收割着余下傀儡的生命。一颗颗头颅飞向空中,皆被庞大的威压压的粉碎。红的白的飘洒空中,血腥中带着绚丽。

转眼间,九位傀儡全部被灭,而俩位东方修仙者身上的生命火焰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俩人勉强的站立,单手提剑,遥指桑塔跟刘辰俩人。血色的眼神中透露着坚毅,浑身的紫色火焰欢腾。

刘辰下意思的缩了缩脑袋,站于桑塔的身后。桑塔现在心在滴血。这九位傀儡可是他费尽心思才得到的。傀儡的手下可完全不同,像刘辰这种被下过禁制的下手虽然听话,但这种被下禁制的强者的生杀大权都不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完全是议会说了算。就算再怎么忠心,也没有傀儡好用。

傀儡!顾名思义。就是没有丝毫的思想波动,完全以主人的话为第一命令。没有背叛,完全的服从,比奴隶还要听话,这才是桑塔这种枭雄人物想要的手下。而这刚刚被灭的九位傀儡手下,就是自己百年来不断努力的结果。

但在这短短的刹那就被人在自己的眼皮低下灭杀,桑塔的心情可想而知。虽然心疼,虽然气氛,但桑塔现在却没有胆量跟眼前这俩位修仙者拼杀。最简单的原因就是惜命!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而作为人类中的枭雄,更加的惜命。枭雄的野心让其懂得如何完好的保护自己。

再有一原因就是,眼前的俩位修仙者已经视死如归。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就是这个道理。虽然桑塔很强,但他也怕死。而跟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拼杀,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也不是桑塔的作风。

所以桑塔后退了,刘辰更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也跟着迅速退后。但桑塔跟刘辰竟然好死不死的退到了王霸隐藏的位置。

俩位修仙者身上的生命火焰已经渐渐地弱了,但俩人的身躯依然挺拔。血色目光中的坚毅已经被鄙视所替代,而被鄙视的主角就是桑塔。刘辰已经被他们抛除在外,狗一样活着的人,是没资格被强者看在眼中地。

俩位修仙者左边之人,朗声道:“蛮夷之辈就是蛮夷之辈,欺软怕硬,贪生怕死。你不配作为我们俩人的对手,就算是死,也不会死在你们俩人的手中。”

另一人朗声笑道:“这位道友说的不错。就你们西方修炼界的鼠辈行为,还真不配跟我们泱泱华夏相提并论。你们西方修炼界的狼子野心,已经被我用传讯珠上报给修仙联盟,你们就等着我们泱泱华夏的怒火吧,哈哈……”

随即俩人一起大笑,笑声中充满了鄙视跟不屑。气的桑塔大师浑身颤抖,脸色一阵白,一阵青。但也无可奈何,看着眼前俩人身上的生命火焰即将熄灭,这个时候如果出去迎战很容易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咬一口。

所以。桑塔只能抱着俩人将死的态度,静静地观望着。时间就在这一刻慢慢流逝,俩位持剑的东方修仙者最后还是生命火焰熄灭而倒在了尸堆中,但临死时眼中依然还是充满了不屑跟鄙视。嘴角带着冰冷的笑容。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桑塔平静的看着俩人倒地,平静的等待了十多分钟。当四周再没有一点声响时,才对身边的刘辰说道:“去将这次的战利品打扫干净,然后将这些尸体焚化。”

看着桑塔那平静的目光跟正常的神色。刘辰愣愣的点点头,硬着头皮走进尸堆中,看着围绕尸堆的紫色光芒,刘辰知道那是隔绝气息跟声音的结界,要不然这里的这么大动静早就惊动城里的人了,而且死了上百人的血腥味也会飘荡在空中,引起城中之人的恐慌。

于是刘辰开始了扫荡工作,一件件的法宝被刘辰装在一个“空间戒指”中。一枚枚“空间戒指”也收起,百多人的储存物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刘辰一边忍受翻腾的胃部一边打扫战场。

而桑塔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隐藏着桑塔身侧不远处的王霸,一直都在观察着桑塔,最后总结一句话“绝对是枭雄级人物!”这种人物如果放在战争中,绝对是敌人的噩梦。所以王霸对桑塔起了必杀之心。

这次不是为了那场中闪闪发光的法宝跟财务,而是为了自己。东西方一共发生二次大战,这二次都是因为西方修炼界的侵略而发生的。而每次都是由修仙界中的几大势力号召组成大军,派出去的兵全部都是修仙界中的垫底门派跟一些散修人员。用这些人去当炮灰。

这种做法无可厚非,就算是修仙之人也是有七情六欲,也都是自私之人,这种自私比凡人更加的过分,但没办法,修仙界的残酷比俗世残酷万倍。这里没有法律,没有制约,没有公道,只有拳头,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而王霸就是千年前的炮灰人物,他比别人幸运的是,他活着回来了。而他的一些同门及朋友兄弟姐妹却都没有回来。所以王霸非常痛恨修仙界的大门派,但更痛恨发起战争的西方修炼界。

西方人的血统中都有着侵略的种子存在,只要他们的实力一到,那就会去侵略比他们弱小的国家,这在俗世中很常见,但在这修仙界中也时有出现。

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就是西方修炼界的势力分布非常稳定,也非常固定。就那么几大势力,全部都是传承数万年之久。所以西方人的教育系统跟组织系统都非常统一。也非常好管理。就好比神圣教廷掌管骑士、牧师、光明法师。魔法公会掌管西方魔法师是一个意思。而联盟议会就是由这几大势力的人组成。每一种职业的人,都有其组织,可以说是铁板一块。

不像修仙界这么分散。几乎都分布在修仙界中潜心修炼。要不就是跟随门派修炼,就算现在有一个修仙联盟的存在,但那也是让大门派中的年轻弟子镀金的地方。跟西方修炼界的联盟议会根本没法比。

不是修仙界没有西方修炼界强大,而是因为修仙界中的人不够团结。每个人都有各自传承的门派,利益间的争斗时时发生,让这些门派缺少凝聚力,只有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才能共进退。

而且修仙界中的强者太多,就导致了谁也不服谁的现象。不服就打,根本无法统一。就算暂时联合在一起,双方甚至三方也各自存在着各自的心思。往往不能达到令行禁止的效果。

这就是东西方之间的差异所在。而像桑塔这种枭雄人物就是战争中的利器,往往就他一人就能导致很多人的死亡。英雄与枭雄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英雄是人民的代表,是舍己为人的楷模。而枭雄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物。他人的生命在枭雄眼中只是根稻草或棋子而已,英雄可以舍命救一人,而枭雄却可杀千万人成就霸业。二种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去别。

既然让王霸碰上了,那么王霸就只能将千年前的仇恨发泄在桑塔的身上。毕竟留着这样的人存在,那就将对自己的同胞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害。这个同胞之中也许就存在着“玄真门”的存在。毕竟现在的“玄真门”还没有跟大门派、大势力平起平坐的资本。

╂上 小`说`巴`士 W W W.X S 8 4.C O M 搜索书名看本书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