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第二天一早,起来得快就属苏月霖。【无弹窗小说网】

一蹦一跳的来到苏洛晗的房前,敲了敲门,没反应。。。再敲,还是没反应。。。来来回回敲的门都快坏了。

“苏洛晗!!你给老娘出来!!”苏月霖直接泼妇骂街,两手叉腰,对着门大喊。

“我说,你能不能轻一点?别人都还在睡觉呢,就你,想白痴一样的乱叫,如果你想和狗做朋友的话门外就有一只,去吧,我不拦着你。”苏洛晗清脆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讽刺和不耐烦。

苏月霖极为扭曲的脸猛地往后一转,看见苏洛晗此时一身轻盈的服装,打扮极为简单却很清秀淡雅,毫不失优雅气派。

“苏洛晗!!!你个小贱人!你以为你是谁啊!”苏月霖继续展现着自己扭曲恶心的面目,声音越说越响。

“诶诶诶!别一口一个小贱人的,搞得好像你不是贱人一样的。你妈是贱人,你也是贱人,我也可以这么说对不对?贱人家生的孩子真没素质,哎,道德在哪里?亏你还是大家闺秀?亏你还要嫁给王室之人?亏你还是从将军府出去的?这脸啊,在家里丢丢也就算了,出去别说我们认识你昂!”苏洛晗越说越起劲,跟她斗嘴,呵呵,简直了!

“你你你!你敢说我和我娘是贱人?!你这个野杂种!没人要的死杂种!给我滚出去!!”苏月霖彻底崩溃了,彻底被逼疯了,直接脱口大骂。

“拜托,你眼睛瞎啊,这里是我的院子,你让我滚出去?好笑哇?你看看,你说的话可不可笑?可不可笑?你是在风中凌乱了吗?是你滚出去好吗?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吗?你呀,回去好好补补脑,提提神昂,别一大早的来发神经病,哎呦,怪可惜的,这么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不孕不育症,哎,我为你默哀,你走吧!”苏洛晗还故作心痛的闭着眼睛不愿看,向苏月霖挥了挥手,感觉让人心痛至极的样子。

“你!我去叫爹爹!让爹爹好好管管你这小贱人!”苏月霖嘴巴张得特别大,怒指着苏洛晗,咬牙切齿狠狠地说。

“哦,那你去吧,别半路突然摔的狗吃屎,如果你想要问为什么,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你就是狗啊哈哈哈哈哈哈”苏洛晗开头特别严肃,后来话锋一转,自己说的话把自己逗笑了。

“苏洛晗!!!!!”苏月霖终于忍无可忍了,发动自己最大的绝招。

“哇塞,狮吼功啊,百年难得一见啊,奇葩啊你!苏洛晗先是挠了挠耳朵,然后故作惊讶“夸奖”了一番,最后为自己的话鼓掌。

“啊!!!!”苏月霖随手拿出了一把剑突然冲向了苏洛晗,没错,她受不了了,她现在就要杀了苏洛晗!

“哎,教了你几遍了怎么还是学不会,这是愚蠢到什么程度?月怜。”苏洛晗故作失望的叹了叹气,叫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是。”月怜极为尊敬的单膝下跪点头。

当然,这一幕只是在苏洛晗脑海中出现而已,外人自然看不到。

霜月剑突然飞了出来挡住了苏月霖那把破剑的攻击,瞬间把苏月霖击倒在地,不过霜月剑任然飘在空中等候主人的指示。

“苏洛晗!你竟敢打我?!啊啊啊啊啊啊啊!!”苏月霖彻底疯了,直接扔掉手中的破剑坐在地上又哭又闹。

不过呢,现在才早上六点半左右,还早着呢。

苏月霖整整闹了一个时辰半,终于累了,嗓子也哑了,脸色更憔悴了,发型也彻底凌乱光了,衣服也被撕破了几块,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泼妇。

“咳咳,闹完了吗?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吗?呵呵,都快启程去皇宫啦!我要不要拿面镜子给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啧啧,真美,我相信你现在去皇宫保证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吸引到你这来,包括皇上太后那些帅帅的王爷也是!你要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苏洛晗一边表扬一边信誓旦旦的说道。

苏月霖还真的相信了,一看就是刚才被刺激的神经错乱了,赶紧让婢女把镜子拿过来自恋自恋。

结果拿过镜子一看,先是大叫了一声,然后把镜子扔在了地上,恩,镜子碎裂了,也代表着苏月霖的心也碎了。

“啊啊啊啊啊啊!苏洛晗你骗我!啊啊啊!快点扶我回去!”苏月霖继续嘶吼,苏洛晗知道苏月霖想把自己的嗓子彻底喊哑。

最后,一帮人狼狈的屁颠屁颠的滚了。

苏月霖太傻了,其实她原本的计划是想利用自己的嘶吼和强大的狮吼功把苏海廉和她娘喊过来,可是她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苏洛晗的院子离这一夫妻的院子很远很远。

苏洛晗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她真是为苏月霖的智商感到悲伤和担心啊!

苏洛晗拍了拍手,然后拍了拍衣服,收回霜月剑,准备出去看热闹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